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哨兵向导注意

     其实这算是过渡章,不出意外下章能放宁少爷出来=w=

       舒女神的两个角色都好喜欢到底要用哪个好呢【望天

  第二章

  沈之沛负手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的夜空,天色已经很暗,依稀可见几缕闪烁的星光,浅金色的月亮已经挂上了树梢,暗银色的月光在院子里缓缓流淌。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沈之沛的耳朵动了动,按照脚步的频率,他已经知道了此刻来的是谁,不过也不用判断不是吗?这个时候,会在这里的,也只有她了。

  “将军。”女子走到他身后,轻柔地将手中的外衣披在他的肩上,温驯地在他的身后站定,“您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他没有回头,高大的身影仰望着浩瀚的夜幕。

   无论那个决定是对是错,他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可是我能感觉到,您的心里在不安。”她十指交握放在胸口,看着那个背影的目光虔诚而又温柔,“我是您的向导,我可以感知到您的情绪。”

  “···”沈之沛没有回答,她也就不再问,只是站在原地,陪着他,他看夜空,她看他。

  “霆琛的任务怎么样了。”沉默了些许时间,他转过身。

  “已经完成,只是受了点轻伤,现在应该在佟小姐那里接受治疗吧。”

  “怎么了?我记得您对黑鹰一向都是很有信心的。”女子叠着手放在身前,微仰着头。

  “是啊,我对霆琛很有信心···”

  “他可是···我最强的剑啊···”

  他转过头,视线越过女人的头顶,将目光投向桌子上的那个棕色的档案袋。

  

  周霆琛并没有马上去包扎伤口,而是在佟毓婉抓狂的视线中淡定地先洗了一个澡再去他那儿,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忍受那些砂石粘在身上然后被裹进绷带里。

  “让伤口碰水你也是···”跳脚了半天佟毓婉愣是没想出词汇来骂他,于是耷拉着脑袋去准备绷带红药水,并且决定以后要好好扩充一下自己的脏话词汇量,所以说大家闺秀就是大家闺秀,连脏话都不会说。这样想着,她默默地为矜持的自己点了个赞。

  “你说,那个暴走哨兵的攻击突然减小了?”

  用夹板固定好他的手臂,缚上绷带,佟毓婉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已经绑好了,然后手指扣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脑袋转过来,拿起桌子上的OK绷,贴在他被砂石划破的侧脸上。

  “是的,自从···之后他的力道就小了不少,有几次我甚至觉得他在下意识地···维护我?”哨兵凑过来,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颈侧,这个过于暧昧的动作让他觉得浑身不对劲,而在说到“维护”这个词时,他更是狠狠地拧起了眉头,可想而知这个隐含的认知让他多火大。

  “维护?”终于处理完他身上那些细小的伤口,佟毓婉把手中的红药水和棉签放到桌子上,走到沙发前,贴着他坐下,舒展了身子,放松自己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她惬意的叹了一口气,“‘维护’并不是哨兵的本能,战斗才是他们的天性。”

  “遇强则强不死不休。”

  “这个你跟我说过了。”周霆琛瞟了她一眼,手臂被束缚的感觉着实不好受,他难耐的曲了曲手,靠在扶手上的另一只手动了动,他勉强克制住自己一把把绷带夹板扯开扔掉的冲动,“在我第一次接下有关于哨兵的任务时。”

  “哎?是嘛——”看她的表情完全不像不记得,周霆琛也不跟她恼,只是淡定地看着她。

  “···好吧,不跟你浪费时间了,你应该知道,哨兵本能维护的,只有——向导。”她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嘴角弯弯。

  “但是你知道,我是Mute。”他看着她,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模样。

  “是啊···你是Mute···”说到这个词时,佟毓婉抓起一旁的靠垫抱在怀里,在沙发上滚了一圈后趴在椅背上,侧着脸看他,“一个哨兵对一个Mute留手,这可是头一次呢,研究出原因的话说不定我能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呢~不过,更重要的是···”

  她的笑容在那一瞬间灿烂的吓人,嘴角弯起的弧度像极了童话中制作魔药的巫婆,“借由‘研究’的名义,我可以蹭到一大笔经费呢···唔···为了感谢你,今晚请你吃饭!”

  “你会穷死?”语音难得地上挑,他看着她的眼神略带玩味,“你的哨兵呢?他养不起你了吗?”

  “Hey man!你知道我研究一项课题需要多少经费吗?”佟毓婉坐直身子,两手一抬扣住他的肩膀,瞪圆了眼睛,声音暗含着激动的情绪,“实验室的器材、样本的保存、药品的购买、仪器的维修···每一项都是要钱的好吗?!就算我什么都不做,光是雇那些专业打扫实验室的来清理灰尘都是一笔极大的开销好吗?!”

  “停停停!”周霆琛摆出一个“安静”的手势,在她停止balabala之后抬手揉了揉自己紧皱的眉心,“雇人打扫不会太耗钱吧。”他的家里也雇佣了人定期来打扫,虽说他对钱并没有太多关注,但是据他所知,这项的开销并不大。

  “卧槽!”清楚他那点心思的佟毓婉瞬间激动了,原本还算平静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你以为我的实验室是你的狗窝吗?!你又不是研究人员,你懂什么!”

  她的胸口因为激动而剧烈的起伏着,手握成拳,在他面前示威般地挥舞。

  “你知道我那些仪器要多少钱吗?!尤其是那些超——精密仪器?!那些东西的打扫是能马虎的吗?!如果让未经训练的人来打扫万一碰坏了什么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你知道吗?!‘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自己的实验样品和实验仪器’,这是研究人员的基本准则你知道吗?就像你的孩子,你是要把他交给那些七老八十的欧巴桑还是那些经过专业培训有智商有经验有能力的金牌保姆?!”

  她停下来,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抬高了手臂,颤抖着指着周霆琛的鼻子。

  “他再有钱也禁不起这样剥削好吗?!”

  “我没说过我会要孩子。”周霆琛挪开自己眼前的那只手。

  佟毓婉差点被他这句话梗死。

  “这是个比喻!比喻好吗!”她有点累爱。

  看着她气的通红的脸颊,周霆琛暗暗得出结论,研究人员都是神经病。

  “好好好我知道了···”举起那只没绑上绷带的手,他示意自己投降了,话题已经跑偏太多,再不拉回来的话指不定这家伙又会想到什么地方去。

  “呼···”周霆琛服软了,自以为赢得了辩护胜利,佟毓婉瞬间觉得腰不酸腿不疼了,两手一叉腰,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总而言之,那个哨兵为什么会对你留手,我还不知道。”她凑近了些,周霆琛顺从地偏头,让她的鼻端顺利贴近他的脖颈。

  “唔···柠檬味的,话说下次换成草莓味的香皂···”

  “砰!”

  “嗷!”佟毓婉哀嚎一声抱头蹲下。

  “说正经的。”周霆琛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头顶。

  “好好好!”佟毓婉揉着脑袋站起来,“嗷嗷嗷霆琛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的头上一定起包了QAQ”

  “有你的哨兵怜惜你就够了。”周霆琛不咸不淡的丢出这句话,佟毓婉觉得自己有些小心塞。

  “他知道你欺负我的话绝对会把你扔出去···”佟毓婉碎碎念着,不过以周霆琛的身手,谁把谁扔出去还不一定,唔,要不互扔好了,佟毓婉暗想着。

  “你出完任务就马上去洗澡了,所以我并不知道当时你身上的味道如何,要说可能性,或许是你不经意间带上了其他未结合的向导的味道,所以那个哨兵才会把你误认为向导,并引动身体的本能吧。”该正经的时候佟毓婉也能正经起来嘛,周霆琛暗想。

  “啧,把自己的敌人认成需要保护的向导···我都想为那个可怜的哨兵掬一把同情泪了呢···”突然变了脸,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不过话说···”她凑到他面前,笑得贱兮兮的,“被别人护着的感觉怎么样?”

  “···”周霆琛转头就走。

  前言撤回,居然相信这家伙会正经起来的自己也是太甜了。

  不得不说佟毓婉的猜测带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除了佟毓婉之外,并没有接触过其他向导,无论是结合的还是未结合的,所以他的身上,不可能带有向导的味道。

  那么事实究竟是···

  “喂喂!告诉我嘛~”看着他的背影,佟毓婉站在门口大呼小叫,不出意外被无视了。

  “对了,沈将军让你明早去见他,有新任务!”像是突然想起来,佟毓婉挥了挥手臂向着他的背影大声喊叫。

  “知道了。”他背着身子向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啧,要说你是向导,谁会信啊,那种能靠拳头把哨兵揍翻的向导···”弯起的嘴角渐渐平缓,佟毓婉微敛了眼眸,神色莫名。她转身,轻巧地把门带上,门与门框碰撞,将她最后一句话掩在了门后。

  “真是···有意思呢···”

 

TBC

 @Nao-尋芳(ひろよし) 我来谢罪,三周目码到前戏发现你给的关键词没用上所以要推翻再来四周目_(:з」∠)_

这里先记一记关键词:初次觉醒  发 情期【话说这个词会被和谐吗】 标记 dirty talk,还有你要求的光用语言和抚摸就被弄射 

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肉!会!有!的!

_(:з」∠)_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