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第八章

“这个生煎包好吃,霆琛试试这个。”夹了一个生煎包放到周霆琛面前的碟子里,宁致远舔了舔嘴角,盯着周霆琛,眼睛闪闪亮。

周霆琛被他盯得发毛,不自在的向后坐了坐。

天知道这宁致远到底发的什么疯,自从上次出门吃过一次早点之后,这家伙就开始想方设法拐他一起出门,被自己拒绝了几次后倒是消停了两天,本以为他就这样放弃了,没想到第三天这小少爷让人把早点送上门了,还死活要赖在他房间里和他一起吃。

“宁致远,我吃不下了。”他把碟子推远了些,眉头紧锁。

“只吃一个,就这一个……”宁致远看着周霆琛还是那副不太情愿的模样,转了转眼珠,鬼主意就上来了。

“这样吧,一人一半,”宁致远笑眯眯,“这可是我一片好心,你就尝尝嘛~”

周霆琛眉头锁的更紧,一点也没有要妥协的样子,张张嘴拒绝他。

“宁致远,我说了我唔!”周霆琛瞪大眼睛,宁致远那家伙居然直接拿起生煎塞到了他嘴里。

牙齿碰到煎的金黄的外壳,薄薄的外壳一咬即破,酥脆的那边发出轻轻的咔嚓声,温热的汤汁沿着咬破的外皮流出来,他下意识的吮了一口才不至于弄得嘴角都是。

宁致远!

被生煎堵着嘴,他只能瞪着宁致远,用略显凶狠的目光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宁致远却是一点也不为他的目光所畏惧,他还是那副眉眼弯弯的模样,眼睛里是恶作剧得逞的狡黠,他勾了勾嘴角,然后整张脸贴了上来。

嘴唇一触即分,若不是生煎只剩下了自己嘴里的一半,他几乎以为那蜻蜓点水般的触碰是他的错觉。

一室静默。

“好吃。”宁致远咀嚼了几口咽下,笑弯了眼,看到周霆琛还愣着,嘴角粘着几点刚刚不小心蹭上去的汤汁,他伸手,食指揩拭过他的唇角,然后在周霆琛的瞪视下毫不在意的吮了干净。

“霆琛,你说对吗?”宁致远眯着眼,不怕死的凑上去。

……

“嗷!霆琛你这是谋杀!”

“嘤嘤嘤我再也不敢了!”

 

周霆琛下手颇有分寸,尊重宁致远的意愿没有打脸,只在他身上留了几块淤青,不算严重的伤,却也够那个皮娇肉贵的小少爷哼唧一阵了。

宁致远被周霆琛狠狠收拾了一顿并扔出房门后,接下去的几天倒是老实了不少,偶尔来找周霆琛,讲讲最近魔王岭发生的趣事,表现也是意外的乖巧。

周霆琛不是多言的人,他与他在一起,多是宁致远说,他听,偶尔应他几句。

有时宁致远会带几本书籍给他,两人就坐在屋外的藤花架下,一人一本,消磨午后的闲暇时光。

这或许是周霆琛成为杀手以来,过的最静谧美好的时光。

 

“你很喜欢宁致远。”晚饭过后,小雅惠子来找他,把死磕着要留在这里的宁致远送走,那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雅惠子,什么话都没说,气鼓鼓的走出房间,愤愤然折下路边的一朵蔷薇撒气,却被花刺扎伤了手指,怏怏地回自己房间去了。

周霆琛站在门口,看着青年的背影消失在暗色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眼中有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宁致远是个好人。”他回身关上门,小雅惠子已经坐到了桌旁,斟了一杯茶水。

他是喜欢宁致远。

那个人,是他想成为的人,却是他无法成为的人。

若说宁致远活在阳光下,他便蜷缩在黑暗里,他跟他,若不是这一场任务,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

不产生交集最好,若是太过眷恋阳光,那他就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等任务完成,他就回上海,周霆琛还是沈之沛手下的第一杀手,宁致远还是魔王岭的宁家大少爷。

“如果他是哨兵,你就听我的,和他结合吧。”茶水过满则溢,小雅惠子皱了皱眉,绣着兰花的袖口沾湿了些许,她放下手甩了甩,减少了手腕处的湿润感。

“结合了又怎样?”周霆琛挑眉反问她。

“你应该知道,他不可能抛弃宁家和我回上海,我也不可能背叛将军留在魔王岭。”

“若他是哨兵,我是最不能与他结合的人。”周霆琛一脸漠然,小雅惠子手拿着茶壶的手抖了抖,倒偏了,水溅到身上,白色的棉布裙上是点点浅褐色的茶渍,撇撇嘴,她索性也不管了,坐直身体,认真的看着周霆琛。

“不是宁致远的话,你能接受其他人吗?”

“周霆琛,我很认真的告诉你,向导与哨兵结合是必然的,在宁致远是哨兵的假设下,与他结合是最好的选择。”

“我不希望把他扯进我的世界。”周霆琛走到床边,在床上坐下。

“那你就进入他的世界啊。”小雅惠子抬高了声音,语调有些尖锐,想起不妥后放软了些许,“霆琛,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挚友,我希望你好好的。”

周霆琛是她的竹马,为救她断过一指,他对她的好,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而与之相应的,她也希望周霆琛能够幸福。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哨兵与向导的存在也是不公平的,但是两者同样可悲。

没有向导,哨兵会被过多的信息接入击溃,而不与哨兵结合,向导的热潮期……

她是哨兵向导这一方面的权威,本身也是一名向导,她知晓与哨兵结合对向导的重要性。

“我这样的人是没有未来的。”周霆琛说,向后倒在床上。

“只要你想。”他看不到小雅惠子的脸,却知道小雅惠子这么说是认真的。

宁致远对周霆琛怎样,她都看在眼里,若是他真是哨兵的话,与周霆琛是最好的选择。

周霆琛陷入久久的沉默,久到小雅惠子几乎以为他睡过去了。

“……我不知道。”仿佛泄气一般,周霆琛抓起枕头抱在怀里,翻了个身子,往床脚滚了滚。

“你放心,我说的一切都建立在‘宁致远是哨兵’这一前提下,若这个前提都不存在,你就不需要选择了。”她走到床边,拍拍周霆琛的大腿以示安慰。

“也是。”周霆琛喃喃念道。

身侧的床微微陷下去了些许,他疑惑的转头,看到小雅惠子的侧脸,身边的东瀛女人,双手置于腹上,一脸坦荡的看着床顶。

“挪过去点,今晚我睡这儿了。”感受到周霆琛的视线,她用手肘推了推他。

“……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词你还记得吗?”额角的青筋跳了跳,若不是顾念着身边的小雅惠子还算是个女人,他真想一脚把她踹下去。

“两个向导之间分什么男女啊。”小雅惠子摆摆手,毫不在意的闭上眼。

……

“滚!”周霆琛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手掌撑在她的脑袋旁边,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你的哨兵是安逸尘,不是我。“

“这点我当然知道啊。”小雅惠子睁眼,坦荡荡的看他,张张嘴,她笑了。

安逸尘在看着你。

周霆琛愣神,小雅惠子嬉笑着,满不在乎的抓着他的肩膀把他反摁在床上。

“我知道你对我没有兴趣。”她压低身体,鼻尖蹭着鼻尖,看到周霆琛窘迫的把头偏开后预约的笑了,脑袋向下拱到他的颈侧。

“霆琛,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明显了。”

 

TBC

 


评论 ( 38 )
热度 ( 71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