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第十二章

身体在发抖,额头上不满细密的冷汗,乐颜扶着他的手臂,咬咬唇,拿出随身带着的帕子帮他擦了擦。

任由乐颜给他擦汗,周霆琛抬起脸,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唯有宁致远的身影莫名的清晰。

“霆琛。”

他瞪大眼睛,宁致远的声音,居然直接传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我们会活着出去的。”脑海里的声音很温柔,一如那个青年的笑。

不行啊!对面的四个人都是哨兵啊!宁致远,你打不过的!

宁致远!

对面的哨兵明显被挑起了战意,纷纷释放出信息素与他抗衡,然而令他们惊诧的是,他们竟难以压制住面前明显是刚觉醒的哨兵。

“暴走……”不知是谁下意识的说出这个词,剩下的三人都是悚然一惊。

“不对!不是暴走!若是暴走,他不会有意识的护住身后的人!”另一个哨兵开口,试图安抚团队里隐隐的骚动。

暴走哨兵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也可能被这高浓度的信息素累及,而一旦暴走,上头的命令,只会是抹杀。

若因哨兵干扰没完成任务会受罚,但因此暴走则是会丢了性命。

有人已经开始退却了。

宁致远冷笑,全身肌肉绷紧,几乎就在瞬间冲到了其中一人面前,击出去的拳头划破空气,击中哨兵的腹部,绝对的力道将那人大的半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同时起脚,抬腿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即将踢到哨兵时曲腿,膝盖重重撞在另一个哨兵的腹部。

肉体相撞的沉闷声起,哨兵受了这么一下,顺势弓起身子,抬手抱住他的腿,咳出一口血。

他笑了,露出血森森的牙。

哨兵是经不起挑衅的,尤其是在血液的催化下。

他抓着他的膝盖,手臂上的肌肉爆起,隔着衣服能隐约看到胳膊上狰狞虬结的青筋。

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是可怕的,他稳住下盘,旋动上半身,他抓住宁致远的的手用上了死劲,试了试没能抽出自己的腿,宁致远皱眉,向上一个半跃,另一条腿勾住哨兵的脖子。

杀了他!

本能躁动着,他抬手,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残酷的微笑,十指拇指曲起,抠进哨兵的眼眶。

“啊!!!”哨兵发出一声惨叫,手下一按,腿部一阵剧痛,他抬手抓住宁致远的衣服把他扯下来,一把甩到了几米外,落在地上。

乐颜看着哨兵血淋淋的眼眶,视线移到宁致远尚且染血的手指,惨白的嘴唇蠕动了下,她狠狠闭上眼。

她闻不到血腥气,但是这视觉冲击足以让她惊恐,她抓着周霆琛的手臂,强迫自己冷静。

不行,他们的敌人一共五个,周霆琛解决了一个,宁致远要对上四个,虽说有一个受了重伤,但是宁致远还是处于不利的地位,本身周霆琛算是一个强大的助力,但是现在他和她一样,或许都是宁致远的累赘。

怎么办?

乐颜的思维一片混乱,惊慌失措的她低头,地上,黑色的枪支静静躺在脚边。

“刀……腿边……”周霆琛喃喃念道,手向下试图摸出绑在腿侧的匕首,他该庆幸,任务带匕首已经成为他的习惯,有了武器,宁致远或许会好过些。

试了几次都没摸到,乐颜也觉得不对了,她听不见,但是周霆琛这么做……

她抓着周霆琛的手,冲他点点头,弯腰摸索了会儿,握住了刀柄,她大喜,眼睛也亮了许多。

“宁致远!接着!”拜托了!你听得见的吧!

正在和哨兵们对峙,周霆琛的声音却传进了脑海里,他耳畔传来风声,匕首贴着耳边飞过,他一伸手,堪堪抓住刀柄,回过头,乐颜保持着投掷的姿势,她的身边,周霆琛皱着眉,看着他的眼神无形中给予他鼓励。

“冷静!宁致远冷静!”

周霆琛扶着抬轿的木杆,闭上眼睛试图把让宁致远平静下来。

他记得,小雅惠子说过,向导可以调控哨兵的感知敏锐度,对于现在的宁致远,唯一可能对他本身造成伤害的是听觉吧。

低一点,再低一点,他闭着眼睛,试图通过这点脆弱的连接调控宁致远的感知,作为一个毫无经验的向导,他算做的好的了,尽管自己的精神屏障已经濒临崩塌,他还是把宁致远防在了第一位。

无论是出于任务,还是出于自己的私心,他都不希望宁致远出事。

“宁致远,听见了吗!”

包围圈内的宁致远握着匕首,警戒的扫视着周围的三名哨兵,被他挖掉眼睛的那名哨兵已经被同伴注射了针剂,现在倒在一旁。

即使只有三个人也不能掉以轻心。

听觉被调到了最适合的程度,既不会因为太过灵敏对耳朵造成伤害,也不至于因为迟钝而错过一丝一毫的信息。

捕捉着每一丝风声,宁致远凝神屏息。

左后方有布料与肌肉的摩擦声,手臂上的骨骼结点发出细微的咔嚓声,都被他的耳朵捕捉到了。

肘击吗?

宁致远冷笑,有周霆琛的帮助,他现在的神智也清醒了些许,左侧的哨兵发动攻击,他矮下身子。

“宁致远!前方!”

明晃晃的长刀看下来,宁致远瞳孔一缩,向左侧一滚,躲避的及时没有伤到要害,手臂上还是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滴滴答答淌着血,空气中,三股信息素与他抗衡着。

“呵!”半跪在地上,宁致远抹了一把手臂上的血,仿佛没有痛觉般,一个翻滚到第三个哨兵脚下,匕首在手心转了圈,唰唰两刀深深切进哨兵的后膝弯,哨兵跪倒在地上,握着的棍子直直打向宁致远的后颈。

一瞬间视线暗了暗,宁致远有些头晕,摇摇头,视线还是一片模糊。

“身后!向右前方躲!”周霆琛咬着牙提醒他,哨兵的痛苦焦躁直接传达到了他的神经,他必须让他平静些。

“宁致远!别慌!”

按照周霆琛的指示躲开,另一个哨兵却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抓住他的匕首,两人扭打着滚到悬崖边。

另外两名哨兵跟过去,一个哨兵抓住了他的手臂,试图扯开他,被混乱的争斗甩开,另一个哨兵捡起了地上的长刀。

“宁致远!”周霆琛推开乐颜,按了按抽搐的神经,跌跌撞撞的冲过去,太远了,他才刚觉醒,控制不了这么远的范围。

悬崖边,宁致远和那名哨兵扭打着,那个哨兵压在宁致远身上,一圈一圈狠揍着他,而宁致远必然不甘心被压制,抬腿缠住他的脖子往后扯,哨兵被卡的直翻白眼,松开抓着刀刃的手,用了狠劲扼住宁致远的脖子。

宁致远有些呼吸不畅,脸涨得通红。

周霆琛能感受到哨兵的痛苦,仿佛溺在深深的湖水里,挣脱不得的绝望。

站在一旁的哨兵举起了长刀。

“砰!砰!”

“砰!砰!”

四声近乎连续的枪响,周霆琛精神震了震,瞪大眼睛回头。

轿子边,乐颜勉强站着,腿抖个不停,手上的枪却是拿的极稳。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赞赏乐颜的胆识和枪法精准度。

悬崖上的四个人都被这一下惊住了,站着的一个哨兵晃了晃倒在一旁,脖颈上扎着两支针剂。

另一个哨兵只中了一针,第二针扎偏了,所以他还能勉强站着,发了狠般的把长刀狠狠刺向宁致远,隔着自己的同伴,把他狠狠钉在了地上。

“致远!”

周霆琛踢起地上的棍子几步冲过来,双手一握,“砰”重击在哨兵的脑袋上,哨兵松开手,不甘的倒下,他走到宁致远身边,毫不犹豫的把长刀拔了出来,星星点点的血溅上他的脸颊。

宁致远现在几乎感受不到痛觉,压制自己的人失了力道,眼神却还是凶狠的,他笑的有些狰狞。

“去死。”宁致远一个翻身,手中的匕首准确扎入哨兵的心脏,溅起的血洇湿了他的衣衫,渗入黑色衣料中。

“霆琛……”他捂着受伤的腹部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虚弱的微笑着,血液滴滴答答的淌在脚边,单薄的身子在夜风中显得格外凄冷。

“小霸王!你们没事吧!”看到敌人都倒下了,乐颜丢下枪,跌跌撞撞的向这边跑过来。

“宁……”

“霆……琛……”

宁致远的眼睛突然失去了光芒,就像机器人突然断了电。

他向后倒去。

“宁致远!”周霆琛瞳孔一缩,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想将他往这边带。

“小霸王!!!”

乐颜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她眼睁睁的看着宁致远摔了下去,周霆琛抓着他的手,也一同落下了悬崖。

怎么会……

 

乐颜跪在悬崖边,神色木然的盯着黑不见底的深渊。

她的肩膀被拍了下,她木木的回头,来者是一个女子,她拉下白色的兜帽,露出一张美貌的脸。

“你是乐颜吗?”

她怔然的点头。

来着松了一口气,她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拉起来,“宁致远让我来接应你们,到现在都没过来,我只好上山来找你们。”

“怎么了?乐颜?”她温声软语的问道。

像是突然回过神,乐颜抱住她,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掉。

“小霸王他们掉下去了!他们……”她哽咽着,小雅惠子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没事的……”小雅惠子安抚她,“我先带你下山。”

“他们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拿出一小瓶香水,在乐颜看不到的地方晃了晃,隐约的香气溢出。

靠在她肩头的乐颜呜咽着,渐渐没了声息,她的身体软下来,小雅惠子搂住她的腰扶好。

“把她安置好。”

黑衣的侍从自黑暗中显出身形,结果乐颜,一句话也没说就带着她往下走。

小雅惠子走到悬崖边,低头看着黑漆漆的悬崖,双手合十做祈祷状。

烈烈夜风吹起她的斗篷,也吹乱了她发。

逸尘君,他们两就交给你了。

 

TBC

卧了个大槽这章写的简直要吐血!

不要在意乐颜神准的枪法【我好想给妹子安上这个百发百中的外挂

每日一刷惠子姐姐⁄(⁄ ⁄•⁄ω⁄•⁄ ⁄)⁄

安探长下一章上线

评论 ( 18 )
热度 ( 76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