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第十三章

身体被湿冷的液体包裹,鼻腔被堵住,他张了张嘴,水沿着喉咙灌下去,他挣扎着,窒息感越来越重,有人扯着他的胳膊,拖着他向着某处。

要死了吗……

“宁致远!”

谁在呼唤他。

 

他睁开眼,入目的是大片大片的蓝。

他撑着手臂坐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是一片草原。

他站起身,衣服和他出门时穿的是一样的。

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今天做了什么?他又想做什么?

不知道了。

他该找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

想不起来了。

这里又是哪里。

他赤着脚走在碧绿的草坪上,这里没有鸟,也听不见隐匿在草丛里的幼虫的吱鸣声。

太安静了,安静的近乎死寂。

这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了玻璃罩里。

虚幻还是真实。

他移动着脚步,柔软的草尖搔弄着他的脚底。

他的步子越来越快。

前方是一个陡坡,他试着往上爬,草地太滑,他试了几次都在最陡峭的地方滑了下来,他有些想放弃了。

有声音在心里说着,再试一次吧,于是他拍拍衣服站起来,在一次往上爬。

这里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草了?

他疑惑着抓住陡坡旁略高的植草,借力往上爬。

轻松许多了呢。

终于,他攀上了顶峰。

站直身体,他揩去脸颊上蹭上的泥土。在他不远处,幼小的犬科动物转过身来,他低下头,对上那双金色的眼瞳。

幼狼。

他有些惊慌,狼是群居动物,这里有一只幼狼,是否代表着不远处是狼群?

不对,这里,是幻境吧……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鬼使神差的,他蹲下身子和幼狼对视,伸手戳了戳幼狼湿漉漉的鼻尖。

“哈啾!”幼狼点着头打了个喷嚏,抖了抖身上的毛,耳朵向后,他温顺的蹭了蹭他的手。

“你是狼还是狗啊。”他笑起来,幼狼似是听懂了他的话,张嘴咬住他的手掌,尖尖的犬齿抵住他的皮肤,却不用力,金色的大眼睛看着他。

“哈!”知晓了它的不满,宁致远拍拍它的脑袋笑,“好好好,是狼不是狗。”

幼狼满意的放开他的手,舔了舔他的掌心示好。

“你说……这里是哪呢……”揉着幼狼软软的毛发,他自言自语。

大片的黑云从远处飘过来,一点点入侵他的世界。

他看着天边的黑云,站起身来,幼狼呜呜叫了一声,站起来抖了抖棕黄的毛发,似是通人性一般,和他一起盯着突变的天。

黑色的城出现在那片云底下,城墙残破,却依旧顽固的守护着什么。

脚步被指引着,他下了坡,离那座城池越来越近,幼狼着他的背影,摇摇尾巴,无声的跟上他的脚步。

荒败的城池。

城门敞开着,他和他的狼穿过长长的甬道,踏着脚下的石板,向着这座城的中心。

有什么在等着他。

不,什么都没有。

已经走到了尽头,房屋空旷,抬头是昏暗的天空。

不对。

没有什么理由,就是不对。

这里不该什么都没有。

脚边的幼狼坐下来,抽了抽鼻子打了个喷嚏,它抬起爪子揉了揉脸,突然感觉到什么,竖起的耳朵动了动,毛发炸起,它跳起来,龇着牙,露出一排尖锐的犬齿。

他和狼都听到了鸣啸声。

在头顶!

他猛地抬头。

纯黑的猛禽撑开翅膀,从空中俯冲尖啸着下来,在他的头上盘旋了两圈后落到墙上的鹰架上。

他对上那双眼睛。

好漂亮的海东青。

他被那双锐利的眼眸摄去了心神,脚底下的石板晃动起来,幼狼被这变化惊到,仰着脸依在他脚边。

狼看着鹰,鹰注视着狼。

一瞬间,世界颠覆了。

 

周霆琛发起了高热。

仿佛要灼尽一切的热度从身体深处爆发开来,喉咙干涩,他仰着头,濒死般的喘息。

有人覆上他的身体,脸颊被轻抚,嘴唇贴上另一片温热,柔软的舌尖试图撬开他的唇舌,他无意识的呜咽了一下,温顺的张嘴承受入侵。

唇舌纠缠,气氛带上了几分旖旎。

想要抱住身上的人,抬抬手却无力的垂落下来,指尖抽搐着抓挠,灰黑色的泥土嵌进指缝。

“唔……”他发出轻哼声,身上人的动作顿了顿,嘴唇被放开,他有些不解,蹭动着身体渴求着更多的触碰。

衣领被拉开了,温热的手带着湿润的水汽,沿着衣服下摆摸上去,被冰冷的手一贴,他哆嗦了一下,而这时,温热的吐息贴上他的锁骨。

肩胛一阵隐痛,随之而来的是温柔的舔舐。

握紧的手放松下来,他放软了身子,任由自己的衣扣被一颗颗解开。

柔软的唇瓣亲吻着胸膛,他轻轻的喘息,胸膛不住的起伏。

好奇怪的感觉……

他突然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身上的人明显注意到了,停下动作撑起身子。

他难受的哼出声来,身上的人俯下身,安慰的浅吻他的眉眼。

 

安逸尘一头冷汗的看着潭边拥吻的两个人,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如果他没看错,处在下位的,柔顺的予取予求的那个青年,是那个高冷的杀手黑鹰没错吧。

“哨兵向导初次结合会引发热潮,逸尘君,这两支针剂给你。”他还记得小雅惠子把针剂交给他时,脸上讳莫若深的表情。

“霆琛他刚觉醒为向导,若只是精神结合还好,他不喜欢我能帮他解开,但若是完成了肉体结合,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了。”

“这一切是我造成的,我必须对他负责。”

小雅惠子脸上露出可以说的上是“难过”的表情,安逸尘有些心疼。

“惠子,这不能全怪你。”他搂着她的肩膀。

“是吗……”小雅惠子依靠着他,“始作俑者是我,让霆琛陷到这种地步的是我父亲。”

“我无法逃脱内心的愧疚……”

知晓她的苦,安逸尘无话可说,他只能点了点头,看着手中浅蓝色的针剂。

热潮期若是一直抑制的话,等到某一天爆发……

罢了,最重要的是现在不是吗。

 

握了握手中的棍子,他尽量放轻脚步,连呼吸都近乎静止。

哨兵竖起耳朵,看着他的方向。

被发现了!

他汗毛一竖,然而下一刻,哨兵又低下头,安抚他暴动的向导。

安逸尘松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机不可失!

他几步跃过去,手里下了狠劲,一棍子打在宁致远后颈。

经过之前那一场鏖战,宁致远的身体本就快要到极限反应也迟钝了些许,被他这么一敲,连反抗都没来得及,闷哼一声软倒在周霆琛身上。

安逸尘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蹲下身子,拿出小雅惠子提供的针剂给两人注射下去。

注射了抑制剂后,周霆琛渐渐平静下来,精神疲累到极致,他就这么陷入了沉眠。

安逸尘松了一口气,不过……看着躺在地上,一个昏迷一个沉睡的大男人,他头痛极了,惠子给他的果然不是什么好任务。

认命的一手一个半扶半抱着拉起两人,他向着自己建在郊外的竹屋走去。

要是周霆琛醒来后发现自己曾经看到过这些画面……

扶着两个人的安逸尘觉得后背有些冷。

 

TBC

安探长上线,惠子姐姐去和乐颜拉好感度了=。=

想看肉体结合吗?

求我啊【滚

评论 ( 34 )
热度 ( 84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