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很久没更新了这篇了,找了找手感就磨到了现在=。=

感谢 @晨晨晨晨晨 大爷的投喂!晨受爱你摸摸插!今后也请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吧【捧碗


第十八章

从仆人手中接过食盒,宁佩珊挥挥手示意她下去。

仆人行了一礼,退开了,直到她走远,宁佩珊才拎着食盒走进屋子,关门上锁。

“佩珊,你哥找到了吗?”乐颜走出来,她昨天的衣服已经被尘土抹得不成样子,宁佩珊借了她自己的衣服给她,好在两人身形相似,衣服穿在乐颜身上还算合身,不过乐颜只是普通的采花女,一时间穿上这么好的衣料,多少有些不自在,她拉了拉衣摆,走到桌边。

“他命这么大,怎么会出事?我听说是被镇上新来的安大夫救了,之前爹已经去接他了,大概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宁佩珊的声音很平静,似乎之前因为宁致远出事自责的要死的宁佩珊从未出现过一般。

从食盒里把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在桌上,食盒摆的有些满,她拿的略费劲,袖口不小心沾了褐色的汤水,瘪瘪嘴,她有些无措。

“我来吧。”宁佩珊说到底也是宁家大小姐,让她来帮自己摆菜,乐颜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递给她一块干净的帕子。

宁佩珊也不推辞,她本就不擅做这些,既然乐颜接手了,她也乐的坐在一旁看她。

“哎,说真的,如果不是我知道我哥有喜欢的人了,光凭他拼命去救你这一点,我会真以为他喜欢你的。”看着乐颜娴熟的摆菜摆碗筷,宁佩珊咬着筷子,托腮看她。

“其实有一个这么贤惠的大嫂也不错。”

“哎?”乐颜拿着盘子的手一抖,白皙的脸上浮上一层薄红,她把东西放好,“佩珊你别胡说了,你不是说了吗,你哥有喜欢的人的。”

“唔,是啊。”宁佩珊夹起一筷子豇豆送进嘴里,“唔,不过人还没到手……万一他追不到的话,我总得替他再物色一个啊……”

乐颜听了她的话有些无力,但是这样的宁大小姐,意外的可爱。

“是那个人吗?和他一起去救我的?”她问。

“唔,你说的是周先生吧。”宁佩珊挑了一筷子米饭,见乐颜仍没有动手,抬脸看她,“快吃吧,不然菜就凉了。”

“嗯。”乐颜低头拿起碗筷,小雅惠子和她说过,和宁致远一起出现的人叫周霆琛,也就是宁佩珊口中的“周先生”了。

“我哥喜欢他啊。”宁佩珊有些苦恼的皱眉,“可是那个周先生的想法,谁都看不透。”

“万一我大哥是真的单恋,岂不是很可怜。”

“不会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了,宁佩珊疑惑的看过来,乐颜干咳两声。

“……直觉而已。”宁致远摔下悬崖的瞬间,那个人毫不犹豫的拉着他和他一起掉下去了,若是没有感情的话,也太奇怪了。

“是吗,替我大哥,承你吉言咯。”宁佩珊眉眼弯弯。

 

“父亲。”小雅惠子脱了木屐走进屋子,堂中穿着日式和服的中年男人原本闭着眼睛,听到她的声音,睁开眼睛看着她。

“惠子,你怎么来了。”

“来看望父亲不行吗?”小雅惠子在他面前跪坐下来,理了理和服的裙摆,红唇一勾,笑的艳丽。

“怕是不止这么简单吧。”小雅太郎哼了一声,“昨晚的行动失败了。”

“我知道。”小雅惠子毫不迟疑。

“那你也该知道,这次的行动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了吧。”小雅太郎露出苦恼的神色,哨兵是各个势力最为看重的力量,每个哨兵的存在都是宝贵的。

“五名哨兵折损了三名,你说,我该如何惩罚造成这种情况的人呢。”他看着小雅惠子,他知道她明白的。

“你的属下应该都和你说了吧,破坏你这次行动的人是谁。”知晓他的意思,小雅惠子面色不惊。

小雅太郎点头,即使那几个人不知道是谁,只要在魔王岭打听一下谁出了事,排除一下也能锁定目标。

“所以,惠子这次来,是求你一件事情。”她低头,摆出示弱的姿态。

“别动周霆琛。”她的手指捏着腿上的衣料,微微弯下腰去。

“惠子你喜欢他?”小雅太郎挑眉,小雅惠子依旧低着头,他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或许,即使看得到她的表情,他也猜不透她的想法。

“惠子只喜欢逸尘君。”她的回答不卑不亢。

“那你为什么要护着周霆琛。”

“我不能说。”

小雅太郎有几分犹豫,思索了很久,他才回答。

“……好吧,既然是你的请求,我便放过他,可是你该知道,三名哨兵的折损,我是无法交代的。”

小雅惠子低着头,嘴角的笑竟有几分凉薄,“你只要告诉他们,半年后,我能找到魔香的配方。”

“他们一定会同意的。”他们的目标,不就是传说中能控制人心的魔香吗?

小雅太郎沉默,魔香是他来这里的目的,小雅惠子冰雪聪明,即使他不说,她又怎会不明白。

小雅惠子见他答应了站起来,转身。

“惠子……”小雅太郎突然叫住她,欲言又止。

“什么事?父亲。”小雅惠子转过脸,露出半张脸,她撩了撩头发,姿态之间自有一番大和女子的风韵。

“……没事。”

“那么惠子就先告辞了。”只着白袜的双足踩在榻榻米上,悄无声息,直到她踏着木屐离开,小雅太郎才恍若突然回神般按着额头。

到底是为什么。

他和她的相处,比起父女,更像是上下级,更甚者可以称之为……陌生人……

惠子……

我的女儿啊……

 

“霆琛!”宁致远拍了拍周霆琛的肩膀,在他回过头的时候凑过去,嘴唇扫过他的侧脸。

“……宁致远!”看到宁致远克制不住勾起的嘴角,周霆琛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好在这里的人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海东青飞回来,在落到周霆琛肩膀上时消失。

“我只是在练习如何操纵精神体。”魔王岭出现外来哨兵,那么将军指派的这项任务就没有他当初想的这么简单了,为防止事态变化,他必须做好准备,之前在山上这么狼狈的情况,他不想再经历一次。

“那么,既然你已经把它收起来了,现在可以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了吗?”宁致远拉起他的手,没等周霆琛同意,带着他往山上走。

“那天我听见了两个地方传来的水流声,不过山底下只有一条溪水,”宁致远拨开高高的灌木,小心的护着周霆琛往里走,“之前我让精神体来查探过了,从这条路可以去到那里。”

“是吗,”周霆琛伸手替他拨开挡在前面的一株杂草,稍显粗粝的叶片边缘蹭过掌心,反应过来后就是热辣辣的疼,他不动声色,只是在宁致远伸手过来的时候挡住他的手臂,“往前走吧。”

宁致远听到他的话,也不犹豫,走到前方拨开树丛,周霆琛松开抓着叶片的手,扫了眼掌心的那道血痕,握了握拳头跟上,而在路上,看到这种植物,他便刻意引导宁致远避开,避无可避便由自己出手弄开。

“霆琛,你说,这里很美是不是。”穿过最后一片灌木,视野突然开阔,宁致远拉着周霆琛,山风吹过,缭乱了他的刘海。

这里是一处隐蔽的山谷,谷里一条溪流贯穿而过,四周长着很多未曾见过的花草,最多的则是一株株野生的桃花树,花瓣如雨般落下,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嗯。”周霆琛抬头,出神的看着高高的崖壁,这个山谷,似乎从未有人涉足过,那种最自然的幽静之美,是他从未见过的。

海东青不知何时出现了,尖啸一声,如利剑般窜上云霄,似乎受到感应,宁致远的脚边,幼狼在地上滚了一圈,抖了抖身上的草叶,它仰脸,金色的眼瞳紧紧盯着海东青消失的地方。

“你喜欢这里吗?”宁致远看着他的侧脸。

“喜欢。”这是宁致远送给他的景色。

心脏中鼓噪的感情是什么。

“霆琛,如果有一天……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在这儿吗?”宁致远看着他,目光灼灼。

和宁致远一起?

周霆琛转脸,对上他的目光,青年清亮的眼瞳中清晰的映出他的脸,他透过他的眼睛看着自己,发现自己的眼底的竟是动摇。

自己是否在贪图和宁致远在一起的安逸?

哨兵和向导之间天生有着不可言说的吸引力。

松松而握的手掌猛的被紧握成拳,掌心的血痂崩开,细微的刺痛沿着神经一点点传导到大脑皮层,再睁眼时,眼底的那点动摇已经消失不见。

“我或许是喜欢你的,”他看着青年的眼睛如瞬间被点亮的星火,竟不忍心说出其后的话语,“但是,”他深吸一口气,目光慢慢变得坚定,“霆琛永远是将军的人,只要将军召我回去,我是不会留在魔王岭的。”

青年眼里的期待一点点破碎,不忍心再看他泫然欲泣的表情,周霆琛转过身去,走到溪水边坐下。

你会如何选择?是固执己见直到分别的那一天,还是现在就放弃?

山谷里静的可怕,海东青飞回来,拍了拍翅膀落在不远处的桃花树上,眼睛盯着自己的主人。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感觉到宁致远在自己身后停下了,落日的余晖照进山谷,宁致远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将他完全罩在那一片阴影里。

宁致远不说话,他也不开口,两人就这般静静地,一坐一立。

“……那么我和你一起去吧。”宁致远突然说话了,周霆琛睁大眼睛。

“霆琛要去哪里,我都陪你。”宁致远在他身后蹲下来,抱住他,手掌贴过去抓着他的手,翻过来与他十指相扣。

好温暖。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67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