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第二十章

“乐颜,你说,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啊……”宁佩珊靠坐在一边,抬头看着洞口越来越暗的天色,自行车倒在一边,带出来的蝴蝶风筝在她们摔下来的时候脱手而出,落在了洞外,“我好饿啊……”

她有些泄气的垂下脑袋抱着膝盖。

“再忍忍吧,一定会有人来找我们的。”乐颜向她那边挪了挪,和她肩膀贴着肩膀,宁佩珊顺势往她那边侧了脑袋,头靠在她肩膀上。

“我手指好痛,身上也好痛,肚子又饿……”宁佩珊委委屈屈的蹭她。

两个女孩子高高兴兴溜出来,疯玩了一天,却在傍晚回家的时候倒霉的摔进了这个洞里。

这个坑很大也很深,大约是很早以前猎人在山里捕捉大型动物挖下的陷阱,却不知为何没有处理掉,两人心血来潮往树林里面骑,厚厚的落叶成了这个陷阱最好的隐蔽,她们只觉得身体一轻,便连人带车一起摔进了坑里。

这个坑又大又深,四周壁上的泥土又较为松软,两个女孩子,就算没受伤,要徒手爬上去还是很难的,更何况是在狠狠摔了一跤的情况下。

宁佩珊在摔下来的时候狠狠抓紧了车把,然而两人是车头朝下摔下去的,手指被车把压住,指节上的皮被蹭掉一大块,颧骨撞到了地面,火辣辣的发烫,等她好容易坐起来,摸摸自己脸上的肿起,又看了看手指上渗出血丝的伤口,宁大小姐当时就忍不住抽噎起来了。

两人之中垫背的宁佩珊摔的最重,当然乐颜也好不到哪里去。

都是娇娇弱弱的女孩子,经这么一摔,裸露出的皮肤上,细小的伤口添了不少,尤其是因为宁佩珊在下面,她下意识撑着自己不想给整个人砸到她身上,膝盖撞上地面的时候,她差点怀疑自己的膝盖就这么撞碎了,手掌虽然擦到了地面,但好在没破,只是有些红肿。

裸露出来的伤口也就这些,更多的该是磕磕碰碰弄出来的瘀伤,尽管看不见,但是身体手上肩上隐隐的疼,告诉了她其他地方受的伤也不轻。

两个人坐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一些,乐颜用手指扣了扣宁佩珊的大腿。

“你的手,给我看看。”

宁佩珊乖乖把手伸过去,经过一段时间,伤口站的泥巴有些已经结成了块,乐颜小心的用手指揩去周围的沙土,从怀里掏出手帕,小心的帮她把结块的泥巴弄掉。

有些泥巴入了伤口,她一碰宁佩珊的手就控制不住往后缩,不过伤处的脏东西不除掉又没办法,她只能死死抓着她的手,无视她的抽噎,尽量轻的帮她把伤口弄干净。

“你还有手帕吗?”乐颜抬头问她,随手把落下来的刘海别到耳后。

宁佩珊咬着嘴唇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叠的整齐的手帕,乐颜接过来,抖开来,叠成条状帮她把手上的伤处包好。

“现在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如果用点草药你大概会觉得好些,但是……”她环视了一圈,苦笑,“这里什么都没有……”

“而且……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找不到东西吃……要不你先枕在我腿上睡一会儿吧,睡着了就不会感觉饿了,等到有人来救我们了,我再叫醒你。”乐颜想了个办法,一提出来就遭到了拒绝。

“你自己也很痛的吧。”宁佩珊拨弄着乐颜手帕的边角,看着她,“我刚才看到你一直不敢动你的腿,即使是那样帮我包扎很不容易,你也没有动过,哪里受伤了对吧。”

“我没这么脆弱啦,虽然是摔在下面,但是你没有砸到我,如果要撑着自己的话,一定有哪里要先撞到的。”她动动脑袋,坐直了身子,“而且你看,我们真的还算幸运,坑里没有放一个捕兽夹什么的……如果有……”宁佩珊脑内描绘了一番,面色苍白的抖抖身子。

“噗,佩珊你真的……哈哈哈哈哈!。”

看出她自己被自己吓到一跳,即使是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情况下,乐颜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抖了抖还是没忍住,靠着她笑,膝盖不小心碰到,倒抽一口气。

“怎么了!让你笑我!”宁佩珊想看看她的伤口,又不知道自己来做会不会弄疼她,畏畏缩缩不敢下手。

“没什么,不小心又碰到了……”乐颜一张脸皱着,揉揉腿,指尖试探着碰了碰膝盖,痛的抽了一口气。

“肿起来了吗……”

宁佩珊一直看着她,花女的裤子有些宽松,伤处倒没有被勒的太紧,只是凸起也很明显。

乐颜点点头。

“啊呀呀,那怎么办……”宁佩珊在她面前跪坐着,手畏畏缩缩的不敢去碰她的伤口,一脸慌张难过。

“都怪我没用,才会摔下来的……”宁佩珊垂着头一脸自责,“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你的膝盖不会有问题吧。”

“我没怪你啊,佩珊。”

“再说了,从这边走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决定啊。”

开朗活泼的大小姐心情低沉,乐颜看着也难受。她觉得,宁佩珊还是笑起来好看,但是现在又没有办法让她放宽心。

她卷起裤腿,露出膝盖,借着昏暗的光线,她看到那块皮肤的颜色比周围深了一圈,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她小心的又把它卷下去,腿伸直平放在地面。

她抓起她的手腕。

“决定是一起做的,所以结果当然也是我们一起承担啊。”乐颜冲她笑,宁佩珊愣了,知道她指的是自己也受伤了,只得宛然。

她挪回来,在她身边坐好。

“那个,你真的……”

“好了,”乐颜制止她乱想,“你要相信你的家人啊,我失踪了,我娘也会急的不得了,也会求街坊邻居来找我,你不见了,你家人也一定很着急,宁老爷这么疼你,现在大约已经派了好多好多人上山来找了,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留着力气,等到他们来了求救。”

宁佩珊顺从的点头,靠在她肩膀上。

“乐颜,你身上好香啊……”宁佩珊突然说道,真的好香,好像在家里闻到过这种味道,非常的让人安心。

她没发现枕着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糟了,乐颜暗想着,过了一天,身上做掩饰用的香水味道也渐渐淡去了,不过更令她吃惊的是另一件事。

“佩珊,你能闻到味道?文少爷不是说你……”乐颜轻声地问,带着些试探。

宁佩珊闭着眼睛点点头。

“我一直都可以闻到味道,但是不可以告诉轩哥哥。”她说的很轻,整个人似乎都要陷在鼻端的暗香里。

“轩哥哥有一个秘密……我不能说,他不希望我有嗅觉,我就可以没有嗅觉……乐颜,你是我的朋友,我告诉你了,别和轩哥哥说……”宁佩珊的脑袋往下滑了滑,她调整了一下位置,一只手圈住乐颜的胳膊。

“乐颜,我喜欢这种味道,你自己调的香水吗?”

“不对,早上的时候你身上的味道还不是这样的……刚刚也不是……”宁佩珊喃喃念着。

好香……

到底是在哪里……在哪里闻到过……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