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衍生】【远琛】浅斟

 @sophie8383 的周末点坑,果然我只能用点坑这种方法逼自己了吗要哭_(:з」∠)_

第二十一章

最近的烦心事略多,宁老爷觉得自己已经被这双不省事的儿女折腾的瘦了一圈。

前几天宁致远受伤让他心疼的不行,现在宁致远好的差不多了,翠儿又来通报说宁佩珊不见了。

“找!派人去魔王岭四处给我找!别让我知道小姐有什么意外!”他吼了一句,黑的堪比包公的脸让堂下站着的几个仆人哆哆嗦嗦噤若寒蝉,恨不得屏住呼吸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对了,别让少爷知道,他的伤这才好的差不多,让他知道佩珊不见了,怕是又要堵心了。”

交代完,他挥手示意,管家领了命令,给那些人使了个眼色,一群人如蒙大赦,哗啦啦一下子全退了出去,空荡荡的大堂只余宁昊天一人,孤单的身影略有些萧瑟。

他走到桌子边,拿起被子猛灌了一口茶,让自己稍微冷静些。

宁佩珊一个女孩子家什么都不说就跑出去直至傍晚还未归,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该生气,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宁佩珊揪回来提着她好好训斥一顿,再把她关个三五天禁闭,看她现在还敢不敢。

只是现在,比起生气,更多的则是担心,事情已经有些脱离他的掌控了。

魔王啊。

 

“宁致远,宁致远!”

“嗯?”宁致远回神,抬头,不知道周霆琛为什么叫他,眼神略带了些茫然。

“你怎么了。”周霆琛按了按胸口。

他的精神屏障还未建立完全,在一般状况下,宁致远对他造成影响比他控制宁致远的情绪要容易的多。

就像现在。

“我不知道。”宁致远摇摇头,他没有说谎,因为他的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慌张,只是这种感觉突然就涌上来,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

周霆琛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他相信他没有说谎。

他沉吟着,手指一下一下扣着桌面,哨兵在某方面的感觉他作为向导自然不明白,但是根据队伍里的记录,哨兵中也有第六感异于常人的,他不知道宁致远的这种感觉代表了什么,但是他既然是他的向导,那就必须学会安抚他的情绪。

不过……

作为一个初生的向导,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宁致远的心里越来越焦躁,他觉得他该出去。

去哪里?

周霆琛突然站起来,凳子在地面上摩擦,粗粝的声响一下下钻进耳膜,让宁致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抓起宁致远的手臂就往外走。

“哎哎霆琛我们去哪?”宁致远被拉着出门,虽然疑惑却没有挣脱。

“去找小雅惠子。”周霆琛冷静的回答。

这种情况还是问专业人士小雅惠子比较保险。

“可是……”宁致远跟在周霆琛身后,无力的挣扎着,“都这么晚了,你我两个大男人的,去一个女人的房间……这好像不太好吧……”

虽然他想表达的是他俩在这种时间段去找小雅惠子可能会对她的声誉造成影响,当然就冲小雅惠子曾经夜宿周霆琛的屋子同房同床还加了拥抱并且在第二天被宁致远成功捉奸的情况来看,本人可能并不在意声誉这种东西。

“没关系,我不在意。”

可是我在意啊!

宁致远被这个回答噎了一下,耷拉着脑袋试图垂死挣扎。

“就算我知道你和小雅惠子是那种盖着棉被也能纯聊天的关系,不代表别人也会这样想啊,我们明天去找她不行吗……”

“但是这种情况还是越早解决越好,我对哨兵这块所知不深,为了放心,还是去让她看看比较好。”

周霆琛的意思是非去不可了。

宁致远十分沮丧,沮丧到他连说话都不经过脑子了。

“你和她这么亲密,我不舒服啊……”

……

一不小心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宁致远猛地抬头,对上周霆琛看那啥的眼神。

霆琛我知道这很那啥但真的别用看傻逼的眼神看我好吗。

但是即使是鄙视,霆琛的眼睛也好好看!

为从来找不到重点的宁少爷点蜡。

“我现在是你的向导。”其实并没有在鄙视他的周霆琛斟酌了一下,试探着以他稀缺的词汇量和宁致远解释。

我的!

依旧找不到重点的宁致远脑内被这两个字刷屏了,直接导致周霆琛对这他梦幻的眼神五分钟后仍旧得不到回应,最后不耐烦,抓着他的胳膊往小雅惠子院子的方向冲。

晕乎乎的宁致远觉得自己的步子都在打飘,啊,霆琛刚刚说了什么,他这是承认自己的归属权了吗太感动~

过于感动的结果就是直到被拖进小雅惠子的屋子他还整个人精神恍惚,被周霆琛在胳膊上拧了一下才回过神。

“嘤嘤嘤霆琛你真是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揉着胳膊,自认娇弱的宁致远控诉,得到老神在在的小雅惠子鄙视的眼神一个,可喜可贺。

“这么晚了来找我,又有什么麻烦了?”小雅惠子才卸了妆,头发还未放下,索性就先把事放到一边,听听这俩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得在这时候来找她救急。

周霆琛简略描述了下,小雅惠子却是越听越觉得无趣。

“喂喂,你们不觉得,这只是普通的心悸吗?”觉得自己遇上了一对傻瓜搭档的小雅惠子十分无力。

并排坐着的两人霎时沉默,一时间觉得小雅惠子说的太有道理无处反驳。

“虽说哨兵容易情绪失控,但那多是在感知超载的情况下,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用担心啦。”小雅惠子摆手。

“至于你,”她指指周霆琛,“这两天我会给你找几本向导相关的资料给你,你也该学会调控哨兵感知精神了。”

周霆琛点头,拉起宁致远和她道别,走到门口时,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小雅惠子毫不意外,笑着摇了摇手。

 

即使不算上哨兵能力的加成,他的夜视能力也是不错的。

他站在树林里,浮云偶尔遮住月亮,整个林子忽明忽暗。

他闭上眼睛,尽量将自己的嗅觉放到最大,这个林子里,除了泥土的腥味,隐约的松木香,还有……一种他从未闻过的香味,混着宁佩珊身上的香水味,还有丝丝缕缕的血腥气,在某个方向。

他睁开眼睛,夜色中黑色的眼眸似乎有一层浅浅的光。

他循着味道走去,轻巧的脚步踩在松软的土地上,沿着那个方向走,越近那股香味越是明显。

比他闻过的所有香水都要美妙的气味。

若是小雅惠子,她该会对这个更有兴趣。

安逸尘暗想着,走到了那个味道的发源处,视觉提高到极致,他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只蝴蝶风筝,地面上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弯弯曲曲的车辙印,一直延伸到……

他在坑洞边蹲下,眼睛一眯,漆黑一片中,他渐渐看清了依偎着靠在洞壁上,呼吸平稳的两个少女,在她们不远处,还倒着一辆自行车。

找到两人,他松了一口气。

 

乐颜睡的迷迷糊糊,只觉得身子一轻,似乎有谁把她抱了起来。

佩珊……

她挣扎着去抓宁佩珊的手,但是浑身使不上力气,脑袋搅得似团浆糊,眼皮重似千钧。

谁……

传入鼻端的味道是曾经闻过的,是认识的人吗,太好了,得救了呢……

她安心下来,也不再挣扎,任由那人将她抱起。

还有……

“佩珊……”

安逸尘听到隐约的呢喃,细细听了,才发现她这是在叫宁佩珊。

他笑了笑,不由得感叹女孩子间的感情就是好,把她抱出来带到花神庙安置好,交代了几句折回来,却发现宁佩珊已经不见了,坑洞的周围留下了一些脚印,空气中隐约可以闻到火烛燃烧的味道。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