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磊玉】大逃杀

     爱即为奉献。 

    他跪在地上,将少女的手里的枪扔开,他抓起她的手,惊慌的将手贴着自己的脸颊,嘴唇颤抖着。躺在地上的女子胸口剧烈的起伏,她想说什么,大片的鲜血从嘴角溢出,将苍白的唇染上凄绝的艳色。

    她注视他的眼睛依旧是那么温柔,贴着他脸颊的手还是这么柔软。

    纤细的脖颈上挂着的金属项圈随着主人生命体征的消失渐渐暗下去,那双柔软的手从他握不住的掌心滑下。

    活下去。

    这是场不该存在的杀戮游戏。

    破旧的教堂里,他与他背靠而坐。

    “障碍”已经清扫完毕,还有十个小时,游戏就结束了。

    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座岛,但是现在,他们就像普通的同学一样坐在一起,以最无防备的姿态。

    他们两个是曾经的恋人,迫于家庭压力而分开,因为这场荒谬的游戏重聚。

    方兰生与方宝玉。

    方宝玉低着头,把自己蜷起来,缩成一个小小的刺猬,贴着方兰生的背能感受到对方微微的颤抖。

    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要崩溃,下唇被咬的出血。

    都死了,无论是爱过的还是恨过的,臂弯里还残留着奔月最后的温度,他紧紧攥起手。

    参与这场游戏的有四十二个人,最后剩下的是最弱小的他与他。

    宝玉,你害怕吗?

    方兰生的声音很低,轻飘飘的,就像幽灵一般。

    方宝玉哽咽一下,摇摇头,明白他看不见后,吸了吸鼻子。

    我不怕了。

    生还是死,只是一个选择而已,只是这个选择对于他们都有些残酷。

    “我”与“他”。

    兰生……

    方宝玉突然转身从背后抱住了他,金属项圈咯在他的肩膀上。

    方兰生完全没有惊讶的样子,也没有做出防备的姿态。

    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兰生,现在肯定哭的比我还惨……

    方宝玉抽了抽鼻子,将他圈紧了些,方兰生仰头靠上他的肩膀。

    我也是会变的,和你分开后,我就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曾经的少年天真海誓山盟,到底比不上最亲的姐姐,最重的外公的一句话。

    宝玉,你想活下去吗?

    方宝玉点点头,又摇头。

    两个人都知道活着意味着对彼此的失去,有时候活着反而比死要承受更多。

    我不想死,但我也不要你死!

    还是那样任性啊宝玉。

    这个时候他竟在笑,方兰生转过身,将错愕的方宝玉揽进怀里。

    温暖的,切实存在的。

    方宝玉将他狠狠抱紧。

    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比我坚强了。


    宝玉,醒醒。

    方宝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项圈上显示时间还剩下两个小时。

    方兰生站在他睡着的长凳前,他弓着身子,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看着他的眼睛,心狠狠揪了一下,声音低哑。

    兰生,怎么了。

    宝玉,和我过来。

    方兰生笑了,猫唇调皮的翘起,他拉着他的手。

    他带着他来到山崖上,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峭壁岩石,盘旋的海鸥发出低哑的鸣叫,晨光从乌云中透出。

    方兰生松开他的手,踩着突起的岩石几步爬到最高处,转身张开双臂。他就站在那里,腥咸的海风将他短发吹的凌乱,白色的衬衫上是星星点点的深褐色血渍,俊秀的堪称美丽的少年骄矜的垂首。

    破坏般的美感。

    方宝玉慌张的过去,石头上长着青苔,他滑倒,手掌被岩石划出伤口,他慌乱的爬起来跑过去,紧紧抓着他的手,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害怕他就像小美人鱼那样消失不见。

    宝玉,你在怕什么。

    方兰生浅浅的勾起嘴角,就像很多年以前,他在窗口偷看的那个少年,清澈干净。

    别丢下我。

    方宝玉哀声。

    方兰生将他抱在怀里,手掌贴着他的脊背轻轻抚摸,如同安抚一只受惊的动物,方宝玉的脸埋在他的怀里,身体的颤抖渐渐平静下来,但他的手依旧紧紧抓着他的衣襟。

    宝玉,生还是死,你要做出选择。

    方宝玉挣脱他,被他一把攥住手腕,他脱不出,只能崩溃般的摇着头。

    宝玉冷静些!

    方宝玉抬头看着他,方兰生松开他的手臂改为抓着他的肩膀。

    不要!

    他抗拒着,明明是不小的力道,方兰生却将他死死掌控。撕拉一声,方宝玉停住,方兰生的衬衫被撕出一道口子,露出一块皮肤。

    兰生的肩膀上有这颗痣吗?

    剩余的时间太少,他想不了这么多了。太阳已经露出小小一角,方兰生抚上他颈间的项圈,他们还有最后的二十八分钟。

    宝玉。

    我不要你死。


    终于下定决心,方宝玉抬起头,眼里跳跃着火焰。

    但是奔月希望你活下去。

    方兰生说。

    方宝玉突然语塞。

    你的命已经不止是你一个人的了,奔月的,还有那些被我们杀死的人的,宝玉,你要背负着这些活下去。

    时间静止。

    宝玉,别怕。

    方兰生将带过来的匕首递到他手里,他触电般的松开,却被方兰生紧紧抓着,一点一点握紧。

    直到他的手不在发抖,方兰生松开他。

    宝玉。

    杀掉我,成为我。

    方兰生勾起嘴角,笑的是他从未有过的邪肆。

    他张开双臂,献祭的姿态。

    方宝玉突然丢下匕首,抱着他崩溃般的大哭起来。

    他做不到。

    方兰生伸手抱着他,摸他的头发。

    宝玉。

    他叹了一口气。

    那么我们就一起死吧。

    少年温顺的伏在他肩膀上。

    好。

    
    直升机在这座小岛上空盘旋这,慢慢落下,持着枪的军人和几个教师从上面下来。

    方兰生抱着方宝玉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少年的手垂在身侧,他闭着眼睛,安详的就像在沉睡。

    永远的沉睡。

    这次的幸存者出现了!

    摄像头转过来对上方兰生的脸,少年抬起头,眼神死寂。

    他低头,轻轻吻上怀里少年的额头。

    再等等,游戏就快结束了。

    他把方宝玉放下,让他靠坐在路边的大石上,如果不是项圈上的显示屏已经按掉,没有人会怀疑他只是因为三日的厮杀过于疲累而沉睡。

    他走向人群。

    方兰生或许不会这么决绝,但他不是。

    兰生,宝玉,很快了。

    他走到人群里,人们匆匆的围了过来,他转脸,透过人群最后看了一眼方宝玉。

    我和他都喜欢你。

    口袋里的手拔断了一根引线。

    游戏结束。

    幸存者人数,零。

    END


   

    晋磊方兰生双生子,方兰生方宝玉恋人,宝玉早就决定让他活下去,所以吃下了安眠药,最后死在晋磊怀里。

    其实本来设定是晋磊和兰生只是长得一模一样,他是这场游戏的“局外者”,在大逃杀开始后暗中“取代”了兰生陪在宝玉身边,宝玉在厮杀的树林里瞥到过死去的兰生,因为身边的晋磊所以一直逼自己相信那就是兰生,结局原本是磊哥假死后宝玉胜出活下去(他是“局外人”,而且兰生已经死了,规则无法约束到他,假死只是为了让宝玉离开),磊哥想办法离开岛最后找到了因为“大逃杀”疯掉的宝玉,一直陪在他身边。

    原定宝玉也是黑的,明知道那不是兰生,还是利用晋磊活了下去,最后或许是真的喜欢上晋磊,才会在游戏胜出后彻底崩溃疯掉。

    但是磊哥不能这么黑,所以临时改了设定。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