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六珩】桃花劫

陈三六x苏珩

————————————————————————————————


刚回到乌垒城,还未换下身上的银甲便被苏珩召过来的慕言面容冷峻的看着几步外的蓝衣书生,那人正弯着腰,自花丛中拈出一朵嫩粉的蔷薇。

蓝衣书生直起身,手指拂过花瓣,像亲吻恋人的嘴唇般轻柔。

托着果盘的宫人走过来,福了福身叫他“陈公子”,向前几步正撞上慕言,正要行礼,慕言一挥手,几人不明所以的对视一眼,点点头快步离开。

直到宫人走远,慕言才开口,他问,你怎么在这里。

陈三六转过来,眉眼弯弯。

“我不在这里,又该在哪里?”

慕言紧抿着唇。

陈三六不该出现在乌垒城。

他曾在幻境外见过他。

那时候他正被苏榭追杀,不得不藏匿进卫国的山林里,于一隐秘的深谷中见到一座竹屋,竹屋外围着一圈篱笆,门口的鹅卵石一直铺到门前。

那时正值深冬,地上仍铺着厚厚一层积雪,竹屋外的几株桃花却开的肆意。

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时的他对自己太过自信,一头便闯了进去,若不是竹屋主人好心相助,恐怕他早被困死在竹屋外的阵法里。

竹屋的主人,是陈三六,隐居一生从未出世。

但是现在他却出现在这里。

“很奇怪吗?慕言将军。”陈三六拈着花梗,毫不在意上面的蔷薇花刺,“慕言将军能出现在这里,我为何不能?”

慕言一哽,沉默的看着把玩着花朵的蓝衣书生。

他想,陈三六是算到了他这个异世者的到来,才会离开卫国来到乌垒城,只是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方法,竟能进到王宫里来。

“阿珩在前面的亭子里等你,你不去吗?”见他一头陷入沉思,陈三六提醒他,“他一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也不肯与我出去。”

慕言回过神,没注意到陈三六对苏珩过于亲密的称呼,也没听出他话里的抱怨,他只是看了陈三六一眼,暗自思忖着自己该如何应对往后的变化。

他是这个幻境的变数,陈三六也是,他不知道陈三六的到来对苏珩是福是祸。

若是他对苏珩造成不利……

他咬牙。

那时候,即使他惜才,也会不惜代价除掉他。

仅在这个幻境里,他只是苏珩的臣,他决不允许他的王受到威胁。

陈三六转身看着慕言离去的背影,眨眨眼,嘴角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这么美的花,阿珩一定会喜欢的。”

他自言自语着,目光一直看向亭子的方向。

 

“阿珩。”陈三六在苏珩面前坐下,手里的蔷薇放到苏珩手边,“谈得如何?”

苏珩捏了捏鼻梁,深吸了一口气。

“他似乎毫不在意这件事。”

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凌乱,苏珩皱着眉。

在这之前,他对慕言的了解仅限于迷雾森林的那段时间的短暂相处,还有那个被慕言遗忘的“妻子”。至于他所说的“异世者”,他则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若不是此时王权未稳无人可用,他是断不会让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担此重任。

没有什么人会无条件的帮助另一个人。

所以慕言什么都不要,他才什么都不能信。

慕言是长翅的虎,他要在他长成之前,斩掉他的翼。

“我让他交了兵符,他就交了,他意不在权,也不在财……”

一只手覆上他的手背,将他从凌乱的思绪中拉出来,他抬眼,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陈三六。

“既然已经弄完了,那能陪我出去了吗?”陈三六完全不在意他的苦恼,拉着他的手笑的纯良无害,苏珩只得点头允了他,换了便服与他出了宫,那朵蔷薇被身边的宫人带了回去,插在苏珩寝宫的琉璃瓶里。

 

陈三六对俗世的一切都抱着好奇的心理,那些东西他在山上都未曾见过,二十几岁的青年,蹲在地上看着摊子上的小玩意儿,眼睛亮亮的像个孩子。

苏珩负手站在他身侧,无奈的摇头。

陈三六有时候就像个稚童,苏珩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那个被父王保护的好好的二弟。

不是不怨、不恨,只是有再多的怨,再多的恨,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了。

他想谋求的,如今都已在掌握。

陈三六站起来,苏珩仍在出神。

他看着苏珩的模样,悄悄叹了一口气,不顾摊主惊诧的神情,伸手握住了苏珩垂在身侧的手。

苏珩回神,视线落到两人交握的手上。

“人多,别跟丢了。”陈三六小声说道,拉着他穿过人群。

苏珩跟着他,他想,这是他的城,他怎会走丢,但是陈三六握着他的手,温柔而坚定,一瞬间让他失了挣脱的欲望。

陈三六走在前面,悄悄瞥了他一眼。

他知道苏珩一定感觉得到他手心的汗湿。

“三六,你桃花将动,此次北行,凡事慎重,慎重。”

他的桃花是他牵着的陈王,他突然理解了当初师父为什么让他慎重,但是他不愿放手。

即使是桃花劫,他也认了。

 

陈三六咬了一口在夜市上用两个铜板买来的糖葫芦,被糖衣里包裹的山楂酸倒了牙,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糖葫芦递到苏珩嘴边。

“……陈三六,你酸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苏珩嫌弃的推开他的手。

被识破的陈三六想要为自己辩解,嘴里被山楂堵着只能发出呜呜声,看着苏珩戏谑的眉眼,他脑袋一热,含着嘴里的山楂就凑了上去。

苏珩瞪大眼睛,陈三六的大胆行径,即使是久经情场的他,冷不丁的大脑一瞬间空白,呆呆地张着嘴,任由陈三六把剩下的半个山楂推到他嘴里,再把他口腔仔仔细细舔弄了一遍,退开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他觉得自己真的小看陈三六了,这家伙根本不是他想的软萌可欺的兔子!

“阿珩,好吃吗?”陈三六眉眼弯弯。

“……”苏珩无言,憋了半天蹦出两个字。

无耻。

无耻就无耻,亲都亲到了被骂一下也不吃亏。

陈三六热热情情的抱着他的腰,被苏珩在腰窝掐了一下,嗷了一声,冷不防往前扑了去,当然掉下去之前他没忘记拉苏珩一把。

噗通。

于是那日晚上的那座桥边,经过的几个乌垒城城民有幸目睹了水上燃火的奇观。

 

“阿珩……”换上干净衣服,陈三六可怜兮兮的凑过来,拉了拉苏珩的袖子。

苏珩不咸不淡的瞥了他一眼,拉开他的手。

“这么晚了,你还不会自己的别院吗?”

说着他往内室走去,陈三六瘪了嘴,一脸被抛弃的表情跟在苏珩后面。

“怎么?还要我命宫人送你回去吗?”苏珩懒懒道,坐在床边拉开衣带,露出里面白色的亵衣。

出去逛了半日,刚刚又入了水,他真是有些疲累,一想到还未批阅完的折子,他的心更累。

“阿珩,你看外面这么黑,我一个弱书生,若是遇到什么人图谋不轨,你也忍心?”陈三六蹭到床边,死皮赖脸的爬进去。

“……”

看着他闪亮亮的眼睛,苏珩明白自己拗不过他。

掌灯的宫人走进来,看到只着亵衣的苏珩和床上裹着被子的陈三六,先是一惊,而后露出了然的神情。

苏珩看着宫人变换的神色,无语凝噎。

你到底是明白了什么啊!

“阿珩阿珩!”陈三六掖着被子,拍了拍身侧的空位。

 苏珩想,他似乎对陈三六格外宽容。

脑袋乱成浆糊,他没精力去想为什么自己对陈三六如此纵容。陈三六扯着他的手臂把他拉下来裹紧被子,抱着他的腰。

“陈三六,放开。”

“我习惯抱着东西睡。”陈三六理直气壮。

“我命人再抱一床被子被子给你抱。”

“太晚了就不麻烦他们了,这样就很好。”

陈三六往苏珩那边靠了靠,温热的呼吸若有似无的洒在苏珩颈侧。苏珩别扭的挪了挪脑袋,最终还是放任了,沉沉坠入梦中。

陈三六悄悄睁眼,看着苏珩的侧颜。

他卜出了苏珩的命格。

就在几年后,逼宫,内乱,中毒……

“阿珩,我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

用十五年寿命换来的一窥天机,预见了几年甚至几十年后苏珩的命运。

刘后,南宫清……

原本学习占卜观星八卦阵法只是为了不让师父那一身绝技失传,没想到他会有用上它的一天。

阿珩,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让她们伤害到你。

END

剩下剧情,自行脑补_(:з」∠)_

评论 ( 6 )
热度 ( 58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