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苏恭】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兄弟!

    琴川方家的小公子背着家里人出门“游历”被翻云寨山贼所掳,幸得初次下山历练身无分文不得不去刷狭义榜挣钱并刚好接到翻云寨除匪这一任务的天墉城百里少侠相救,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相见恨晚难舍难分,来往之间就结成了莫逆之交。

    交了狭义榜后本要去往附近城镇历练的百里少侠坳不住方家二姐方如沁的诚恳要求暂住在琴川方家以朋友之名行监视之实。方小公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喜难信,一下子獗了过去,吓得方二姐连夜拖来了与方家世代交好的医药世家的欧阳公子。

    那欧阳公子不但是医中圣手,还有一副难得的好相貌,方小公子被他救醒后一眼荡魂,如今整日跟在那欧阳公子身后卖萌讨好。

    孙家小姐幼时被那方小少爷所救,对其一见倾心,方小少爷也是懵懵懂懂,月言妹妹月言妹妹叫的溜。方孙两家同是琴川数一数二的大户,两家一看门当户对郎虽没情妾却有意,二话不说先拍板将那亲事定了下来。

    感情什么的是可以培养的嘛。

    孙老爷捋着胡子。

    这小姑娘虽然身子弱了点却是温柔乖巧,看眉眼也是个美人胚子,这世道这样的姑娘可是不多了。

    想到家里彪悍的大女儿和泼辣的二女儿,方老爷心一酸,忙看了眼天真无邪温良大方的小儿子,欣慰地点头。

    兰生啊爹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话说那孙小姐与方少爷的亲事是幼时就定下的,而且孙小姐对方少爷也是痴心一片,羞涩却又期盼着两人亲事兑现的一日。却从丫鬟嘴里听到那方小少爷日日缠着一貌美的郎中,一时痛难信,几日下来那原本娇弱的身子硬生生瘦了一圈,巴掌大的脸更是尖削的有几分可怜。

    孙老爷气的拍案而起,本想找那方少爷理论,自家千金的身体却是每况日下,闻说那美貌郎中能妙手回春,也不得不强压芥蒂请了来为孙小姐治病。

    医中圣手就是医中圣手,几剂药下去那孙小姐就从鬼门关回了来,脸色还比以前红润不少。坊间传闻,那日孙小姐醒来,硬是爬下床给那郎中福身道谢,病弱的身躯如蒲柳,她擦了擦眼泪,抽噎着说欧阳公子如斯优秀,难怪兰生会喜欢,月言不怨也不恨,那亲事便做罢,只求先生好好对待兰生。

    欧阳公子乍闻此言的表情如何精彩孙家小姐没来得及看清,抬头的刹那只见一直跟在欧阳公子身后不发一语的红衣剑客脸色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不好地一把搂住那欧阳公子的腰,只闻欧阳公子一声惊呼两人已经唰从窗户窜了出去。百里少侠扛着欧阳公子一路飞檐走壁,炫酷的轻功利落的身形惊得孙家丫鬟奴仆目瞪口呆。

    被关了半个月禁闭的方小公子心里实在委屈,他觉得自己比那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

    那百里屠苏是救了他没错,但坊间传言的一见如故一拍即合相见恨晚难舍难分被百里屠苏留在方家暂住的消息惊喜地獗过去的人是谁啊!这是赤裸裸的造谣!赤裸裸的污蔑!谁要和那木头脸做莫逆之交啊!看着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他很胃痛好吗!

    方小公子恨不得以头抢地血溅三尺。

    被救回来后方小公子要求百里屠苏带着他一起行走江湖,当然是被毫不留情的拒绝掉了,不死心的他逃家被二姐发现逮了回来,方如沁琢磨着这样不行,她还有方家的事要忙不可能一天到晚看着自家的猴儿。

    英明神武的方二姐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当下高价聘请百里屠苏做了临时护院看住方兰生,本想离开的百里少侠看了眼方二姐的出价不为所动,瞟到底下方二姐特意附加的:提供宠物一天三顿的五花肉的条件后,义不容辞地接下了任务——他可以没有钱,但是阿翔不能没有五花肉。

    方兰生恨自己没多长双眼睛结果翻墙未遂被家丁逮了回来,更恨自己那日听到百里屠苏成了他家护院专门监视他的消息时没把持住獗了过去,生生把自己亲爱的总角送到了那百里屠苏的碗里。

    他颓丧地撞着墙,想当初他还想着和百里屠苏套套近乎,又是做剑袋又是帮洗衣服,就想着搞不好他一个心软就放自己一马,到后来百里屠苏的态度也软化了许多,不再时时刻刻跟着自己,也会在撞到自己逃课的时候帮忙敷衍过方如沁。

    没想到啊没想到,那百里屠苏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欧阳少恭身上。

    方兰生咬牙切齿,见缝插针阻挠两人独处,暗搓搓想着一定要让二姐炒了百里屠苏,不管监视自己的任务不说更是日日跟在总角身后,还以“天墉城基本素质教育未普及”为由说服了欧阳少恭手把手教写字!

    当然他选择性遗忘了最初是谁因为百里屠苏不再时刻监视自己而狂喜乱舞。

    素质教育未普及你特么是怎么看懂狭义榜的?!百里屠苏你看着我总角的眼睛跟我说你这么做不觉得违心吗!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兄弟!

    方少爷痛心疾首恨不得马上獗过去。

    小兰。

    方少爷的猫耳朵竖了起来。

    欧阳公子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个小案,浅笑盈盈。

    少恭!

    方小公子摇着尾巴扑了过去,被欧阳公子背后的百里少侠提着领子按到凳子上。

    好好说话别动手。

    百里少侠居高临下高贵冷艳。

    欧阳少恭抓着百里屠苏的手,百里少侠一秒被顺毛乖乖站到了身后,方兰生鼓着腮帮想炸毛,当着总角的面又不好发作,憋得脸都青了。

    小兰。

    欧阳少恭清咳一声,方兰生下意识直起腰板。

    孙小姐说你喜欢我。

    噫!

    方少爷觉得自己幻听了,掏了掏耳朵,抖抖索索地觉得自己感受到了木头脸身上的杀气。

    不不不少恭你别误会明明是那木头脸……

    孙小姐说要和你取消婚约。

    不等他说完,欧阳少恭微笑着补了一句。

    噫?

    噫!!!

    我觉得,你现在去解释,还来得及。

    欧阳少恭手指支着下巴,笑得优雅风情,眼里藏着坏。

    方小公子霎时夺门而出,惨叫着月言听我解释,在一干家丁惊诧的眼神中冲出了方府。

    哎呀小兰真是心急,好歹用过晚膳再出门也不迟啊……

    欧阳公子夹起一个糯米团子,挑高了眉眼看身后的少年侠客,百里屠苏眨了眨眼,弯下身子一口咬住他的筷子。

    太甜了。

    那下次吃汤团,雪菜竹笋馅的。

    好。

    另一边,方小公子对着孙家紧闭的大门,再一次恨不得咬死百里屠苏。

    木头脸我恨你!月言你听我解释!!!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27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