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龙阳/苏珩】江山又雪

    苏珩睡的有些冷,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怀里暖融融的小世子已经不见了,慢慢从床上坐起来,他撑起手臂,透过纱幔看着殿外,影影绰绰的有几个宫人走来,一个去添了香,一个过来拉起了幔子。

    床下小世子的鞋已经不见了,苏珩想着小孩子就是闲不住,大早的就不知跑哪儿玩去了。他转了下眼睛,有些迟钝地看向窗外,窗沿上落了层新雪,有些刺眼的白。

    “下雪了啊……怪不得冷了。”

    他捂着手把自己往锦被里缩了缩,还没舒一口气呢,又想起自己的责任,咬了牙从被子里钻出来,一旁侍候的宫人赶忙拿着朝服过来给他裹上,苏珩张着手臂,眼睛又看着窗外。

    梅花还没开,梅子大小的花骨朵裹了一层冰晶,零星地挂在枝头,有些像很早以前龙阳会悄悄给他带的梅花糕,小小一块,晶莹剔透的面皮裹着红色的梅花瓣。

    他舔了舔嘴唇,有些馋,想想又摇了摇头。

    宫人低着头,看不到帝王古怪的神色,她为他束好衣带,递过来暖融融的手炉。

    苏珩自小习武,本来是用不着这个的,但是近几年实在是太冷了。

    或许不是太冷,是他的身子太弱了。

    或许是上了年纪,曾经一统天下的野心也渐渐平淡下去,现在的陈国十分强盛,犯不着为了扩张领土弄得民不聊生。

    恍惚着他想,或许陈国已经不需要他了。

    他垂下眼睛,拢了袖子抱住手炉,慢慢踱步到窗边,殿外的草地上,裹成球的小世子在奶娘的看顾下蹲在地上搓雪球,小小的脸蛋红通通的缩在兔毛领子里。小家伙一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父王,眨巴了下眼睛,咧开嘴角露出一颗小虎牙。

    原来起这么早,是知道下雪了吗。

    “父王,陪誉儿玩。”

    苏誉丢下搓了一半的雪球,晃悠悠地跑过来,仰着脸站在窗外。

    “誉儿乖,父王政务在身,奶娘陪你。”

    苏珩笑了,弯下身子揉了揉苏誉的脑袋,他的发鬏上落了雪,被手炉烘的暖烘烘的手一贴上去就化了水,缩回来的时候手掌已经湿漉漉了。

    由苏珩一手带大的苏誉看到父王脸上掩不住的倦意,懂事地没有闹他,黏糊糊地讨了个吻后就踩着小步子去找他的王弟了,苏珩看着他飞扬的神采,摇了摇头,弯弯的眼角盛着笑意。

    他走出寝殿,一把伞罩在他头上,视线偏过去,是个低眉顺眼的宫人,苏珩神色有些恍惚,又将炉子抱紧了些,慢慢往书房走。

    演武场边的武器架上落了层雪,苏珩的视线扫过去,落在那柄红缨枪上。

    龙阳使枪,并且舞得一手好枪花,少年烂漫的时候他和他就在这演武场上,一个使枪一个弄剑,乒乒乓乓打个痛快后就并排躺在晒得有些烫的草地上。

    那时候的龙葵还是个小姑娘,端着一小碟糕点晃悠悠地跑过来,挤了挤龙阳让他挪开些,小小的身子挤进两人中间,献宝似地把碟子端出来给他们看,晶莹剔透的梅花糕。

    那时候三个人心里还没什么姜国陈国的概念,只把彼此当做可以胡闹的好友。苏珩想起小姑娘在龙阳走开的时候附在他耳边悄悄的一句话。

    她说,小葵喜欢杏仁酥,但是王兄总是让我带梅花糕,说苏哥哥喜欢梅花糕,他不让我告诉你这个,但是小葵想让苏哥哥知道。

    王兄说他喜欢你。

    哎呀王兄来了!

    小姑娘轻呼一声,跑过去拉着龙阳的袖子,缠着他要他带她们去看向日葵。

    其实他不算喜欢梅花糕,不过是敷衍了龙阳一句,没想到他却记在了心里。

    “走啊,我带你和小葵去看我前几天发现的向日葵田。”

    逆光走过来的龙阳向他伸手,身边抱着他胳膊的龙葵眯着眼睛笑得慧黠,苏珩将手交给他,耳朵烧的滚烫。

    他想起姜国春日的暖阳,眼泪似乎就要在那光里落下。

    宫人推开门,苏珩抬脚进去,挥挥手将那些人都摒退了。

    他翻了翻奏折,耳朵里只闻得越来越响的落雪声,有些烦乱地丢开奏章,他站起来,有些犹豫地取下书架上的木盒。

    木盒有些厚重,上面刻着古旧的花纹,若是有人在旁,一定会认得,这是几年前被陈国攻占的姜国的图腾。

    这时候的苏珩沉默着,手指一点点按着凹下的花纹。

    这里面放着姜国的传国玉玺。

    苏珩带领着陈国攻占过多少国家,唯有姜国的信物被他保留了下来,仿佛为了纪念那个再也回不来的少年。

    ……没了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