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深萌】陈深深顾萌萌

    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陈深一早就出去了。

    顾小萌走出卧室的时候,看到桌子上陈深留他的早点,用厚厚的布裹了一层又一层,打开碗的时候里面的东西还是热的。

    洗了把脸,再把东西轻车熟路地解决完,顾小萌提着一个布袋,兜里装着陈深放在早点边的一点钱去了菜场。

    这个点的菜场里很喧闹,顾小萌一个男人混在一群老太太小姑娘里面显得有些突兀,他本不在意,只是多少有些尴尬,后来就在不断投注过来的目光下臊红了脸,手快脚快地去看想买的东西。

    冬季能买的新鲜蔬菜不多,他挑挑拣拣买了两人够吃的东西,临了又拐进最里头提了块排骨,冬天里喝点暖呼呼的汤总是没错的。

    来这里之前,顾小萌会做的除了泡面就是泡面,更进一步就是淘个米按个电饭煲——连水量都得查着电脑上的攻略来。

    到了这里,指望陈深会做饭那是不可能的,老是跟他去毕忠良那儿蹭饭,顾小萌也没这个脸皮,于是不得不动手,在刘春兰的指导下摸摸索索学了几手菜式。算不上什么美味,好在两个大男人也不挑,最大的问题都解决了,日子也就这么安安稳稳地定下来。

    顾小萌拎着一袋子的东西,嘴里呼着气,感慨自从和陈深一起,自己的生活能力简直进步如飞。

    到了家,他把排骨洗了干净,萝卜削皮切块放到一边备用,焯了一遍水后,他在锅里加了切好的葱姜蒜,把排骨丢进去开了火慢慢炖。

    其他的菜不急着做,忙完这个后他擦了擦手,他跑去书架上随便拿了本书,窝在沙发里翻看,陈深那些资料都摆在桌子上,他却没有瞄过一眼。

    不是没有好奇心,但是顾小萌清楚,不该有的好奇是致命的。

    陈深的工作他多少也有些了解。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衣角上沾着血,那时候他一门心思落在自己为什么回到了这里这个问题上,倒也没有多想,后来陈深指使他去拿大衣里的钥匙时,他的指尖触上了一个硬物,确认了形状,是把手枪。

    顾小萌有些懵,他转过头看着陈深,那人好像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仍支着下巴,在昏暗的台灯下翻阅着毕忠良交给他的档案,平静却似冰层下涌动的暗流。

    他似乎对他毫无防备,却又似乎给他警示。

    顾小萌猜不透陈深,那双纯黑的眼里写着什么,他看他的时候想着什么,他是否怀疑他,他都不知道。

    他没办法离开他,他来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深,所谓的雏鸟效应让他只有在陈深的身边才有安全感。

    太狼狈了。

    书又翻了一页,顾小萌看着里面夹的那张书签,墨色的梅花,旁边撰写着一排小楷,他的指尖慢慢拂过那一行字,唇角溢出一声叹息。

    他往窗口看去,外面的风又大了,树叶哗哗地响,仿佛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他慢慢地走到窗户边,手掌按着玻璃。

    他呵了一口气,在窗户上慢慢写下一串字符,然后看着它慢慢消失。

    心里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他笑了笑,又在窗户上呵出一片白雾,这一次他写得极为认真。

    陈深。

    他看着那两个字,眼里升起迷惑。

    陈深。

    陈深。


    不要问我顺序,just随便写写,很可能下一次就完结了【微笑】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