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不下雨

喜欢的很多,讨厌的也很多,总之是个麻烦的少女

【李家俊x陈真】逃亡七十二小时 DAY.2

《寒战》李家俊x《痞子英雄:黎明升起》陈真

说好的走肾不走心,最后又开始走心了,唉.jpg

还差一个结尾,前文走 DAY.1

——————————————————————————————————————————————————————————————————

收到警部消息的时候陈真正在洗漱,先出来的是李家俊,他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草草擦了把脸,顺手拿起床头不断震动的手机,看了眼发件人,挑了挑一边的眉毛。

“谁啊?”陈真模糊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

李家俊拿着手机走到浴室门口,点开邮件把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陈真探头来看了一眼,草草扫完中心内容后嗤笑一声吐掉嘴里的漱口水。

“已经棘手到他们要必须动用你的地步了啊,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李家俊把手机扔在台面上,陈真甩了甩头,发梢上的水珠溅到未暗下来的屏幕,模糊了邮件上方正的字体。

李家俊伸手从背后抱住他,将嘴唇贴在他耳边暧昧低语,陈真抖了一抖,敏感的耳尖微微泛红,他微恼,抬手去推搡他的脸。

李家俊没有为难他,顺从着他的力道微微退开,陈真弯下腰,吭哧吭哧洗了把脸,再抬头的时候李家俊仍在他背后,一脸高深莫测。

陈真有些好笑,他眯着眼睛,试图从镜子里读懂李家俊的表情。

“怕我反水啊?”陈真笑开来,他向后捅了一肘子,被李家俊扣着肩膀转过去。两个人这下是面对面了。陈真向后一步,靠着洗手台冲他笑。他的眼角生来便微微下垂,不笑的时候给人温和无害的感觉,笑起来就更让人觉得柔顺可欺。

“你会么?”

李家俊也在笑,那双鹰一般鸷猛的眼睛锁在他的搭档身上。

“要把我交出去吗?陈警官?”李家俊垂着眼睛,修长白净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腕,陈真被他轻佻的动作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嗤了一声要去拉开他的手。

李家俊逼问似的向前迈了一步,陈真松开手哎哎退着被他卡死在了台面与他的身体之间,他刻意咬着“警官”两个字,眼睛注视着陈真每一丝表情的变化。

陈真咋呼了一会儿安静下来。

李家俊冷静地看着他,他看到陈真慢慢收敛起了笑容,露出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难以解读的微妙表情。他可以用很多词汇形容某一刻的陈真,天真烂漫、冷静理性、温和柔顺、固执不可一世,矛盾的特质杂糅成他的独一无二。

但这次不一样。

他注视着他的眼眸,那双眼睛像是南极水面上映着日光的浮冰,有些扎眼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很少试图去揣摩他的搭档的心思。

这是一项大工程,陈真太聪明了,他也是,太过聪明的两个人,若要相互算计会是极其耗费心力的事。

他承认自己的怠惰,所以他沉默着等陈真开口。

他确信陈真在把手递给他时已经做好了某些准备,但当警部的命令下来时,他仍是迫切地想要一个肯定。

心里面自暴自弃地想着这样的自己怂爆了,面上仍是深沉如水不动如山。

陈真仍是那副他不能理解的奇异表情,而后那个人移开了视线,嘴唇动了动。

李家俊站在他的正前方,他的注意力落到随着陈真的动作露出来的那一截瓷白的脖颈上,颈线流畅美好,白皙的肌肤上还有他昨晚留下的几点鲜艳的吻痕,纯洁又情色。

李家俊的喉结动了动,不合时宜的蠢动起来,他没有随意地将这归咎于“欲望”,那太过肤浅。

他知道他与陈真之间该是某种更深刻的关系。

然后陈真说。

我们是共犯。

他像是终于组织好措词,转过头看着李家俊,冷静而理智的回答他。

李家俊缓慢地眨眼,一下,两下。

陈真被他呆着的样子逗笑了,他向前一扑,手臂从他腋下穿过搂抱住他劲瘦的腰肢,李家俊接着他,由着他将下巴抵上肩膀,亲昵地就像一对真正的情人。

我们是共犯。

陈真又说了一次,就在他耳边,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

他听清了的。

李家俊慢慢地笑开来,一直阴鸷的眉目也渐渐舒朗,陈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得抱着的身体放松下来。

他垂下眼睛,将脸埋在李家俊的肩膀上,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在这之前,他想和陈真在一处。

李家俊转头看着陈真,他昨晚被折腾地狠了,一大早又被拉起来,现在还有些怏怏地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补眠。

李家俊体贴地将陈真那边的窗户关上,手指碰了碰陈真搭在腿上的手背,抿着嘴唇笑。

笑得真傻。

掀开眼皮悄悄瞥了他一眼的陈真如此评价,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

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李家俊带他去了海边,昨日阴沉的天气延续到了今天,海岸上稀稀疏疏只有几个人来往。

李家俊爬上某处的礁石,海风将他梳理妥帖的头发吹的乱糟糟,他弯下腰冲下面的陈真伸手,陈真被风吹得眯了眯眼,伸手借力攀上去。

他穿得有些单薄,被风吹得瑟缩了一下,李家俊拉着他坐下,两人肩膀贴着肩膀。

他第一次听李家俊说这么多的话,从他小时候的顽劣事迹,到后来迈入警界的打拼。陈真安静地坐在他一边,除了海水拍打着礁石,飞溅上来的水花带着大海独有的腥咸。

他说起他爸,那个警界赫赫有名的男人。

“我爸这人死板的要命,小时候我说喜欢海,他就每次生日都带我来这儿。”

“其实我已经不喜欢了,来过太多次,再有意思也变的没意思,但是他一直记得,我就一直骗自己去喜欢。”

“他是个古板、刻薄又严厉的人,我不否认这些,但是有时候他又不是这样的,他是个很好的父亲。”李家俊向他那边靠了靠,两个人头抵着头,陈真没有说话,“我知道他和刘杰辉两个派系的斗争,我也知道,如果刘杰辉能得到他的肯定,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权力。”

“没有人能比他更适合,即使他不想坐那个位置,我总归要帮他。”

“你做的真的是你爸想要的吗?”陈真哑着嗓子问他。

他顺着李家俊的话摸索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那并不是一件小事,行动背后,是政界涌动的的黑水。

李家俊不该去碰那块儿地方,但他并没有确切的立场去指责他,他只是他的搭档,更何况他们原本就互不干涉。

他知道李家俊是一个固执的人,更何况事情已经做了,此刻他也是多说无益,只能这样问他。

听了他的问题,李家俊似乎很不解,他坐直身体看着陈真,半晌笑开来,“等他坐上那个位置,他就会知道,我现在做的都是对的。”

自大狂。

陈真暗骂一句。

李家俊不晓得他的腹诽,他看着遥远的海面,目光深而沉重。

他感到寂寥,而这寂寥,他不能与陈真说。

他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他不该和陈真说这么多,那些只是他一个人的事,即使陈真已他的共犯的名义自居,他也不该把这些秘密让他也背负。

他偏过头去看他。

阴沉沉的天空,孤立海边的礁石,不断呼啸着拍打过来的海浪,他于其上,摇摇欲坠,而那个男人因为寒冷瑟缩着肩膀,好看的睫毛随着他抽鼻子的声音一颤一颤,却是让他感到了温暖和安心。

他的思维偏离到极致,他想要陈真同他一起走。

无论去到哪里,无论以什么身份,他可以离开香港,但他要带走陈真,除了亲情,这是他唯一留有的眷念。

但是陈真会答应吗?

他只有一个挂念,陈真呢?

他突然明白过来,除了工作上的一些,自己对陈真似乎一无所知。

他感到恼怒,而陈真不明所以。

 

晚上吃的是路边小摊的麻辣烫,这不是李家俊的品味,但他也没有提出异议。

陈真特意挑选了较为隐蔽的位置,他坐在里头,李家俊对着他——虽然这位通缉犯的照片还没有全港发布,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他拉着他在在摊子上坐下,对方斯文地一点也没有逃亡者的自觉。

陈真不太能吃辣,却又偏爱辣椒带给舌尖的微麻感,李家俊无语地看着他兴致勃勃地往碗里加了几勺辣,唏哩呼噜吃了两口,像只小狗似的吐着舌头到处找水喝。

李家俊毫不留情地嘲笑他,拧开水瓶的动作一点没慢,陈真夺过瓶子灌了两口,被呛到咳出了声,鼻涕眼泪一起流,狼狈又好笑。李家俊看不下去,给他拆了包纸,陈真也不客气,抽了一张扭头用力擤了擤鼻涕,然后又去抽第二张抹眼泪。

李家俊笑眯眯地看着他弄完这一切,然后将自己那碗没加辣的推到他面前。

陈真瞪着眼睛护住了自己的碗,眼睛红红的跟护食的兔子似的。

李家俊探身过去用筷子头敲他的脑袋,陈真向后一躲,脑袋撞到了背后的墙面,挺大的声响,听着就让人牙酸。

陈真抱着脑袋,泪花都被这一下疼出来了。

被他的脱线搞的没办法,李家俊放下筷子,伸手给他揉脑后的包。

简直傻。

最后还是陈真妥协,以某些运动之后不宜吃辣为由。

“所以说,下次我绝对不要在下面了。”陈真吸溜着嘴里的面,哼哼唧唧地和李家俊抱怨,李家俊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手下淡定而迅速地从他碗里捞走了最后一个丸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一次被夺食的陈真嚎了一声,举着筷子张牙舞爪要去捞他碗里的鱼蛋,被李家俊钳着手亲了一口。

陈真惊呆,迅速环视了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这里后咬着牙骂他变态,李家俊一击得手,笑眯眯地往他碗里夹了个鱼蛋,还顺手帮他涮掉了上面的辣椒油。

“别人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你倒好,亲一口给个鱼蛋……”陈真咬牙切齿,压低着声音抱怨。

“不要?那还我。”李家俊逗他,作势要去捞回来。

“哎哎我没说不要啊,给我了你怎么还好意思捞回去。”陈真难得发挥出了他的手速,夹起鱼蛋扔到嘴里,李家俊看着他鼓起来一边的脸颊,笑出了声。

“唉,我说李家俊你今儿是吃错药了吗,幼稚不幼稚啊,幼儿园小朋友都不兴这么玩……”陈真咬着筷子中场休息,李家俊点的东西多了,碗里还剩下一些,他吃不下又不想浪费,为难地看看碗看看他。

“嗯?”听到他的话,李家俊挑了挑眉毛,不无疑惑地看着他。

“你这样……不对,应该是我们这样,”陈真艰难地组织了一下措辞,“你不会觉得奇怪吗?”

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样说,两人之间那层朦朦胧胧的窗户纸存在了一两年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该戳破他。

太奇怪了,今天一整天都太奇怪了,他们这样相处,不就跟恋人一样了吗?

“有什么奇怪的。”李家俊快速而笃定地打断,他放下了筷子,抽了张纸擦掉嘴角沾到的油点,大方得体得表现出二十多年的绅士修养。

陈真眨了眨眼睛,尝试着消化他给出的信息,他甚至有种下一秒李家俊就能说出“我们不就是那样的关系”之类的话的错觉。

当然李家俊没有。

他笑,眉目舒朗。

“我们不是搭档吗?”

陈真的一颗心猛地往下沉了沉,而后他详装无事地错开视线,睫毛颤地像张惶的蝴蝶。

李家俊看着他,不放过他每一丝表情的变化。

他赢了。

点我

 

“跟我走,离开香港。”

李家俊附在他耳边,声音犹带着情欲的沙哑,却是那么郑重。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62 )

© 伦敦不下雨 | Powered by LOFTER